<rt id="ciueq"><small id="ciueq"></small></rt>
<rt id="ciueq"><small id="ciueq"></small></rt><rt id="ciueq"><small id="ciueq"></small></rt><acronym id="ciueq"><small id="ciueq"></small></acronym>
<rt id="ciueq"><optgroup id="ciueq"></optgroup></rt>
<acronym id="ciueq"></acronym>
<rt id="ciueq"></rt>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中華彩票 人人公益
//
您的位置:主頁 > 新聞 > 社會創新 > “無毒先鋒”毛達: 撬動電商平臺為消費者“驗毒”
“無毒先鋒”毛達: 撬動電商平臺為消費者“驗毒”

2020-06-03 來源 :公益時報??作者 : 方澍晨 謝雯雯

送檢的電商小黃鴨樣品
 

一間借來的化學實驗室,桌上排開試管架和從各大電商上買來的銷量十萬以上的爆款口紅。這是民間環保組織“無毒先鋒”的創始人兼學術主任毛達,正在拍攝一則短視頻。

“檢測結果顯示,這款口紅的鉛含量12000ppm,超出國家標準1199倍;鉻含量是1800ppm,超出國家標準……而這款口紅在電商平臺中強調自己‘天然’‘無毒可吃’‘孕婦可用’。”

“超1000倍的毒口紅實際上就在吃鉛。”

為了最終不到五分鐘的素材,毛達特地從北京大東邊奔波到大西邊。

剛剛踏入“四十不惑”年紀的他有了新的困惑——如何學會表演。或者說,毛達更迫切想知道的是,如何才能讓自己的“驗毒”視頻在短視頻平臺上成為“爆款”。

死磕“隱形污染”

75后博士毛達有一顆想做“爆款”的心。毛達希望,通過他的短視頻,通過替普通消費者充當“中國產品驗毒師”,能有更多人知道“隱形污染”的存在。

毛達說,大家目前熱衷談論的水污染、空氣污染、土壤污染,其實談的是承擔污染的環境媒介。有一種污染,已經悄然跨越了媒介。

“一種有毒化學品,可能今天在水里,明天在空氣里,后天進入土壤,然后到人們的食物里。”鉛、汞、鎘、二噁英、鄰苯二甲酸酯……有毒化學物質埋伏在我們生活的各個角落。

口紅中鉛過量將危害智力,危害孕婦肚中胎兒大腦發育。芭比娃娃、小黃鴨玩具中的鄰苯二甲酸酯等增塑劑對肝腎有毒,過量會引起兒童性早熟。梭子蟹里鎘過量,將導致腎結石、骨質疏松和骨骼萎縮。

國內外也有更多的學者和科學家試圖讓身邊的有毒化學物質的危害更加“顯性化”“貨幣化”。例如,北京大學環科與工程院劉建國課題組2019年1月研究指出,2010年,中國由于鄰苯二甲酸酯類化學品(增塑劑)暴露,導致直接社會經濟損失約達572億元,以男性不育疾病負擔最嚴重。

但目前,除了少數“鎘大米”、“癌癥村”、兒童血鉛等大規模事件,很少有人注意到這些近在身邊的有毒化學品,更沒有成體系的數據記錄它們,其中的很多,甚至尚未被國家認證為“有毒”。

面對“隱了形”的化學品污染,毛達卻不打算坐視不管。他想做的,是為中國“去毒”。2017年,毛達創立“無毒先鋒”,希望能夠讓有毒化學品成為環保工作的一個重點領域,從源頭上對化學品進行管制。

畢竟,現在市面上的產品測評和“驗毒”都只是權宜之計,要求每位消費者都成為“產品驗毒師”來規避危害,并不現實。

危害健康的有毒產品,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被生產和售賣。

污染隨電商一同“下沉”

不過,管也要有策略地管。有毒產品是個龐大的體系,從生產端到消費端鏈條特別長,其中充斥著資本、法律、社會的博弈。“無毒先鋒”需要找到一個支點,來撬動體系的改變。

毛達和團隊想到了電商平臺。

電商處于連接下游消費者和上游生產、供應商的中間環節,如果能推動電商有意識、有機制地不再接收和售賣有毒產品,上下游都將感受到“信號”。

極光大數據《2018年電商行業研究報告》顯示,電商用戶家庭每月在電商上的花費占家庭總支出的21.9%,中國頭部電商中前九名電商的月活用戶(MAU)已超億人大關。16-35歲人群為電商的主力用戶,占比達85.1%,其中16至25歲人群占比近四成。

電商已經成為中國家庭日常消費的重要渠道。從超一線城市到四五線“下沉市場”,隨著各大電商平臺滲透全國,隱形污染也跟隨流遍全國。年輕人是電商使用主力,也因此最有可能成為受害的人群。

2018年8月,中國首部界定電商平臺經營者法律地位、權利、義務與責任的《電子商務法》正式出臺。其中,消費者安全保障方面,電商平臺對關乎消費者“生命健康”的產品與服務的審核義務,從三審稿時的“連帶責任”、到四審時的“補充責任”,再到最終變成了折中、模糊的“相應的責任”。

法文字眼的細微修改,背后藏著電商平臺、社會公眾、法院等各方利益主體間的廝殺博弈。

在法律上的責任界定仍較為謹慎的情況下,“無毒先鋒”希望通過日常的科普和倡導,加強電商作為平臺經營者的責任承擔。

艱難推進:電商是敵人嗎?

“第一次見面,氣氛有些緊張。”毛達回憶起與中國某超大型電商平臺公關初次見面的場景,對方似乎懷疑他是競爭對手找來的“打手”,“明明那家平臺這種問題也很多,我們為什么不報?”

那次,毛達無意間的檢測中發現這家電商上買的銷量超10萬的小黃鴨玩具“有毒”。

后來,毛達和團隊又從中國多家主流電商平臺上,大批量購買了一些大銷量日用產品,交到第三方機構“驗毒”,并整合各地市場監管局、消費者委員會的報告。

確實不單單是一家電商的問題。

22款送檢的寶寶洗澡時玩的小黃鴨,73%檢出增塑劑含量超標110~417倍。10款銷量10萬以上的口紅中,幾乎一半(4款)產品鉛含量超過國家最大允許限制的4.8至1199倍。他們送去“驗毒”的中秋節的月餅塑料托盤、萬圣節用的僵尸牙,還有梭子蟹、化妝品等產品,檢測結果都“有毒”。

此外,“無毒先鋒”經統計發現,三大電商平臺上銷量排名前300款的小黃鴨,只有一半產品有3C認證信息發布。在其抽檢的5款擁有合規3C認證的塑膠玩具產品中,作為檢查指標之一的增塑劑依舊嚴重超標。

3C認證即“強制性產品認證”,要求對涉及人類、動植物健康安全、環境保護和公共安全的產品進行認證。這一認證制度從2009年9月已開始實施,原以為能保障消費者健康,卻在此時幾乎形同虛設。

發現問題嚴重性,毛達和同事們開始找客服、打監督投訴電話,嘗試一切可能渠道聯系電商平臺,還向毒小黃鴨廠家所在地的市場監管部門舉報。

結果呢?起初,他們連電商公關的面兒都見不著,從監管部門也沒收到理想反饋:商戶已提供3C認證信息,不予立案。

“無毒先鋒”只好根據檢測結果,聯合中國綠發會發布了一份化學品安全調查報告。因為投放了電商廣告,大部分媒體甚至不愿意報道此事。一家主流媒體主動找到毛達,結果是發稿當天就被撤了稿。

直到幾家網絡媒體開始以“有毒!”“危害兒童生殖系統”“導致兒童性早熟”等醒目、刺眼的標題報道,深圳一家電視臺跟進,電商公關才露面,主動聯系了毛達。

后續接觸的幾家電商中的一家派來了品控部門,“他們做得比較好,沒把這當成公關事件”。

毛達認為,這遠遠不應該只是公關部門的事情,電商也并非他們想要打擊的“敵人”。

除下架有毒產品、自查等訴求外,現階段,毛達想做的,是推動電商平臺在三年內建立起一套監管體系,真正做到有意識、有機制地向有毒產品說“不”,讓毒小黃鴨再也不能“游”進中國孩子的澡盆。

“看不慣專家說假話”

2004年,澳洲環境學碩士畢業回國的毛達投入環保事業。

2007年前往北師大進修環境史博士期間,他把北京大部分垃圾處理設施,分類回收的、填埋的、焚燒的跑了個遍。

他曾目睹垃圾焚燒廠旁村民在污水和臭氣中無法搬家的絕望生存狀態,曾用照片和文字記錄城市周邊的污染亂象。2011年,他為居住在垃圾焚燒廠邊的普通家庭出庭舉證——他們剛出生的兒子被診斷為腦癱。

證明環境損害與受害者健康損害之間的因果關系向來是環境訴訟案中的難題,法院認為此案中的因果關系舉證不足,案件以原告敗訴告終。

二審敗訴后,毛達曾向《京華時報》采訪者透露,他并不后悔。“拿自己的知識去觸碰現實問題,可能是最好的學術研究,這樣才可能逼迫學者進行更深的思考,也挑戰著學者的良知和真正的學術突破能力。”

“如果讓我說實話,我是最看不慣專家說假話”。同樣作為“垃圾專家”的毛達這樣直白解釋自己堅持的動力。

“(垃圾混合焚燒產生的)二噁英是世界一級致癌物,世界衛生組織都定調了,而且把理由說得很充分,他們非說證據不足!”

他覺得,人生在世不能只相信“強因果”,很多事情也好,污染也好,不能因為現階段證明不了因果關系就當不存在、不重要。他相信,天空、海洋、土地的環境都是有限的,生存在地球上的人類不能無節制的生產、消耗和污染。

踏上新征程!

2011年,毛達聯合伙伴共同發起“零廢棄聯盟”,搭起一個公益組織、環保人士的合作平臺和行動網絡,目前集結了超過100個個人和團體成員來推動中國的垃圾分類管理、循環經濟事業。

2017年,國家發布了《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他很振奮,自己和伙伴們奮斗十余年的垃圾分類管理議題,終于獲得了更實質的國家政策支持,也有更多政府、市場資金注入。

“零廢棄聯盟目前運作比較成熟,我可以暫時往后撤一撤了,但化學品方面很新,還沒什么人做。”

毛達選擇再做一次開拓者。

在早年死磕垃圾處理,與說假話、片面話專家爭辯的時候,毛達便關注到了垃圾焚燒產生的二噁英等高毒污染。他發現,這些有毒化學品,正在以一種更隱蔽、更慢性的方式危害地球生命。

科技裹挾著時代不斷向前發展,新事物不斷涌現,傳播工具、政策風向可能繼續變化,本該“四十不惑”的毛達,未來大概率還會因為自己的選擇,而經歷更多無措和笨拙。

不過,通讀環境史,又曾在垃圾議題鏖戰中迎來過“曙光”的毛達,早已摩拳擦掌,做好了又一次長期戰斗的心理準備。

(據微信公眾號“世界說”)

■ 方澍晨 謝雯雯

黄色网_免费可以看黄的视频_男女啪啦啦超猛烈视频